公司凝聚了素质高、技能强、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产业新闻
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中山金马邓志毅:中国游乐设施第一股是怎样炼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2-13 08:29 浏览量:

  “不舍就不得,如果没有这帮人的努力,公司可能早就倒闭了,更不要说上市了。虽然散了钱财,却聚了人才,最后最大的受益者还是我自己。”

  或许是成年人的世界太过沉闷无趣,人们便发明了游乐园,试图把童年的快乐留在身边。世界上最早的游乐设施起源于欧洲,当时为了庆祝丰收,人们在庆典活动上推动儿童转椅,由此产生了早期的游乐设施,后来逐渐演变成经久不衰、大受欢迎的旋转木马。1955年,洛杉矶迪士尼乐园建成,开启了现代主题游乐园的时代。

  我国游乐园的发展主要在改革开放以后。从最初有几辆“摇摇车”的小公园,到如今占地几十万平米的欢乐谷、方特游乐园和迪士尼乐园,中国的“大孩子”和小孩子们有了更多、更好玩的游乐选择。而这背后,也推动了一个行业的诞生与发展。

  2018年12月28日上市的中山金马就是一家生产游乐设施的企业,从过山车、海盗船、大摆锤、摩天轮到动漫+虚拟现实游乐设施,他家产品出现在欢乐谷、方特乐园等大型主题公园,中山金马董事长邓志毅在带领公司一路向前的同时,也成就了中国游乐设施第一股。

  从技术员到班长,再到车间主任、经理,从16岁到40岁,邓志毅最青春的年华都在工厂度过。最初,他在机床厂,后来被调到游乐机械设施厂,在这里他积累下了丰富的游乐设施生产管理经验。

  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游乐行业刚走过了从无到有的时代。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对娱乐的需求越来越高。邓志毅判断这个行业未来前景广阔,于是,1999年他成立金马游艺机有限公司(中山金马前身,以下简称中山金马),从一开始就朝着中高端游乐设施的方向发展。

  刚开始,中山金马以消化吸收国外的游乐产品为主。“广东是改革开放的最前沿,我们有更多条件去香港、澳门,还有国外参观学习。2000年初期,我就每年都去美国日本、东南亚等国家考察,来拓宽自己的视野。”邓志毅坦言。

  当时,中国游乐行业还处于传统游乐园时代。为了进军高端市场,邓志毅一方面引进技术人才,提高产品技术含量、工艺水平;另一方面努力寻找突破口。与上海锦江乐园的合作让他至今记忆犹新。

  “锦江乐园总经理临时决定到我们公司来考察,为了让客户有个好印象,让他对我们有信心,我们加班加点,用两三天时间做好设计方案、拿出效果图,还雕了一个很精美的马出来。”邓志毅回忆,“他看到我们准备得这么充分,中式快餐:用标准化完善营销模式_市场观点_,认为我们不仅有效率还有诚意。最终,我们拿下了这单业务,做成了当时中国最大的双层豪华旋转木马,一次可以坐116人。”

  上海锦江乐园的成功开了个好头,随后,中山金马的产品开始进入新兴的主题乐园,打开了高端游乐园市场。邓志毅说,自己的策略就是先抓高端市场,以点带面,继而影响一个片区乃至一个区域。

  经过近20年的积淀,目前,中山金马已成为国内大型游乐设施的主要生产企业之一,产品不仅覆盖欢乐谷、方特乐园等国内大型主题公园,还外销到泰国马来西亚韩国俄罗斯等多个国家和地区。2015年,中山金马还在全球优选供应商比拼中获胜,进入国际最高端的主题公园。

  游乐园里,我们总能听见高分贝尖叫声,过山车、跳楼机、海盗船……人们在极限刺激体验中释放了压力,收获了快感。然而,一些人却在游乐园里停下了脚步: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对于这个问题,邓志毅表示不用担心。大型游乐设施属于特种设备,关系到使用者的人身安全,因此国家分三级管理游乐设施,以确保产品的安全性和可靠性。

  首先,新产品要先做设计图,做完后要上交国家认同的第三方,即中国特种设备检测研究院的专家团队审查后才能开始做样机。

  样机做完后,第三方专家团队还要过来对照最初的设计图看有没有更改,任何一个更改都要报备。此外,还要对样机进行模拟实验,看是否能达到安全要求。这些都通过后,设备才能销售。

  设备在公园安装好后,还要由第三方机构进行安装检验,检查完全没有问题后才能给游客使用。设备的操作人员也要进行专门的培训,通过考核后持证上岗。此外,中国特种设备检测研究院每年还要对游乐设备进行年检以确保游客的安全。

  “游乐园每天开始接待游客之前都要试运行设备,有日检、周检、月检和年检,非常严格。游乐设备的最高境界就是看起来很惊险,其实很安全。”邓志毅说。

  据了解,目前中山金马已经建立了完善的质量管理体系及安装和售后服务体系,设立质量管理部门控制和督查产品质量。为了确保产品的质量安全,公司会委派专业技术人员对使用单位进行人员培训、技术支持和质量监控。

  在专访过程中,邓志毅反复提到了“人才”,他说如果要总结一个成功的因素,那就是自己非常重视人才。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公司只有100多万的启动资金,但为了稳住人才,邓志毅给工程师的工资比自己作为董事长、总经理的薪资都高。

  现代的游乐设施对技术要求很高,需要机械工程、力学工程、光学技术、计算机软件、复合材料、焊接技术、艺术设计、影视等多领域专业知识的配合。“内地高等院校多,有些人在北方生活习惯了,不愿意到广东中山工作,我们就到离他们近的地方建研发室。”邓志毅说。

  中山金马招股说明书中有一组非常亮眼的数据,就是它的毛利率。如果一套中山金马的设施能够顺利卖出去,那它的毛利率能够达到100%。但由于行业的特殊性,大型游乐设施新产品必须通过中国特种设施检测研究院的设计鉴定和型式试验,研发项目最终能否符合预期存在不确定性。2015年到2017年,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1.25%、57.76%和 57.18%,但如将研发投入还原为营业成本,则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6.12%、44.33%和 40.62%。

  游乐设施兼具文化创意与特种设施制造业的双重属性,需要持续研发新产品。近三年,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 5194.36 万元、9065.55 万元和 6626.85万元,占比分别高达当年营业收入的10.08%、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18.53%、13.30%。

  “我这个人比较关心人才、爱护人才,人才不仅招进来,还要留得住,公司有一套激励机制,能够让大家的付出得到回报。大家都看到我们的毛利率很高,但我们的研发费用、人工费用也很高,摊到成本中,纯利相对来说就没有那么高了。”邓志毅解释。

  经过多年的培养和投入,截至2018年底,中山金马已形成一支创新能力强、设计经验丰富、博天堂918专业互补的创意、策划和研发团队,拥有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高级工程师和工程师约200人。公司还作为行业技术领头人,参与13项国家标准的制定。

  邓志毅说:“不舍就不得,如果没有这帮人的努力,公司可能早就倒闭了,更不要说上市了。现在我是最大的股东,虽然散了钱财,却聚了人才,最后最大的受益者还是我自己。”

  通过近20年的持续创意、策划和研发,中山金马形成了包含滑行车类游乐设施、飞行塔类游乐设施、观览车类游乐设施、转马类游乐设施、自控飞机类游乐设施及其他各类游乐设施和融入动漫元素的游乐设施在内的丰富的产品线,建立了市场竞争优势,成长为国内大型游乐设施制造行业的龙头企业。

  经过漫长的等待和严格的审核,2018年12月28日,中山金马登陆创业板。当天,邓志毅在深交所敲响上市钟声的时候,A股也迎来了第一家游乐设施企业。

  “上市后金马成为公众公司,我们身上的责任更大、压力更大了,需要拿出更多精力和勇气去把公司做好。我经常跟我的拍档讲,上市前是第一次创业,上市后是第二次创业。”邓志毅说。关于未来,中山金马将会寻求一些新的机会,在产业上下游做一些突破和发展,不只做制造业,还做文旅业务,努力成为一个综合型的游乐集团,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保持中国游乐设施行业第一的品牌,力争做国际著名品牌”。

  “把蛋糕做大,自己吃一块就够了,有钱大家赚,我就是这种心态。”邓志毅说。

Copyright © 2013 www.d88.com,尊龙人生就是博,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尊龙d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